加窜小说 > 玄幻小说 > 西游县令 > 正文 第255章 后土归来

正文 第255章 后土归来

    m.jia Cuan.com本着绝不浪费的原则,沈行知将琵琶洞翻了个底朝天,可是除了女子起居所用之物外,便是连一个法器都没找到。

    女儿国王看着沈行知翻箱倒柜的样子,目光之中也有些鄙夷之色,她以为沈行知是有什么特俗癖好,毕竟这里怎么说也是女子居所,这一下倒是让她对沈行知的好感降低了不少。

    “大都护还有这癖好?”女儿国王实在忍不住了,此刻沈行知手中正拿着一块红肚兜,应该是蝎子精的。

    沈行知愣了一下,看着自己手中的肚兜也反应了过来,于是尴尬的说道:“那个……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看看有没有什么能用的,没想到这蝎子精这么寒碜。”

    其实沈行知不解释还好,他越解释女儿国王越觉得他有问题。

    “所以这就是你所谓的有用的东西?”女儿国王看着那红肚兜,看向沈行知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沈行知明白自己越解释越说不清,女儿国王这样误会倒也不错,至少没了对自己的心思也省得麻烦。

    “还是先去国王陛下说的秘洞看看吧。”沈行知放下蝎子精的肚兜,见没什么收获也打算去办正经事了。

    不过女儿国王却还愣在原地,脸上有些尴尬的神情。

    “陛下怎么不走?”沈行知随口问了一句。

    “梦中所见并不真切,只知还有秘洞,却不知在何处。”女儿国王确实有些尴尬,她所见毕竟只是在梦中,确实不知道秘洞的具体位置。

    沈行知闻言一笑,而后说道:“跟我来吧,我知道。”

    很快沈行知就带女儿国王来到了一间普通的石室,这里是一间储存杂物的地方,整个石室凌乱不堪,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不过在沈行知的感知中,这里又确实算特别了,因为他能感觉到的轮回气息都是来自这个地方。

    这里的轮回气息就像是一个交汇的节点,有些气息是向内进入那个更神秘的空间,而有些则是向外,好像一个个灵魂投入世间转世轮回。

    沈行知随手一挥,将使室内的杂物搬空,而后他看向石壁,双目之中出现一张张棋盘,好像将天地划分出一条条经纬交错的线条。

    随着这些线条出现,沈行知终于看到了,那轮回的气息竟然是一缕缕念头在这空间节点进出。

    进来的那一缕缕念头好像都是来自女儿国,是那里的百姓死后念头带着毕生记忆来到这里。

    而那些出去的念头,是一缕缕纯净且空白的念头,好像一个个初生的婴儿。

    女儿国毕竟也有数百万人口,每时每刻都存在着新生和死亡的人,而这些人无论是新生还是死亡,最初来的地方和最后的归宿的地方,都是这空间节点后面的世界。

    “接下来要看到的,或许会超出你的想象和认知,国王陛下最好有个心理准备。”沈行知神色严肃的说道,这是他对女儿国王说的,又何尝不是对自己说的。

    女儿国王没有答话,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深吸了一口气,便盯着沈行知。

    沈行知也凝神静气,而后他上前几步走到石室的尽头,伸出右手按在了石壁上。

    手掌落在石壁之初,整个石室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直到许久以后,随着沈行知用自身的红尘之力不断地渗透这面石壁,最后石壁才出现变化。

    只见原本坚硬的石壁好像变成了流淌的泥浆,那石壁上明显出现空间波动,在石壁的另一端还有一处空间。

    “陛下可还要继续进去一探究竟?”沈行知已经能感觉到另一处空间中有一个未知的存在,他此时又问了女儿国王一次。

    “自然要去。”女儿国王很干脆的答道,回答是她已经走向了如同泥浆的石壁,很快半个身子都已经走进了石壁。

    沈行知其实比女儿国王更期待石壁后的世界,因为他感觉这石壁一般人根本打不开,甚至混元圣人都不一定能打开,似乎这神秘的空间只能是掌控轮回之力,或者拥有红尘之力的人才能打开。

    这奇葩的设定,简直是只差把沈行知的名字挂在上面了,也不知这神秘空间究竟是谁弄出来的,里面的秘密与沈行知又有什么关系?

    女儿国王已经完全进入到了神秘空间,随后沈行知也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下一刻他就看到了非常奇特的一幕。

    这空间之中只有黑白两种颜色,黑色无边无际,好像是那还未开辟的混沌一般,而白色则是一个由无数线条组成的人形,而这白色线条看起来呈树状,最上面白色线条密密麻麻,组成了一颗人类大脑的轮廓,而后那些白色线条呈树形分散状,正是人体神经网络的立体图形。

    整个空间中什么都没有,就仅有这个只有神经网络的人形。

    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沈行知感觉好像这是一个人被剥去了皮肤,剔去了肌肉血管,抽去了骨骼,挖去了内脏,就只留下了一副完整的神经网络。

    “果然如此,简直和梦境里的一模一样。”女儿国王喃喃自语的说道,她并没有表现得多么惊奇,反而有些恍惚的伸出手,打算去触碰那个只剩下神经网络的人,

    见过了泰山洞天中黄帝遗骸后,沈行知倒是能接受眼前的一切,不过很快他也发现了这里与泰山洞天的不同。

    在泰山洞天中黄帝遗骸是被镇压被研究的对象,可在这里并没有封印的痕迹,更没有被解剖研究的迹象,那只余神经网络的人体,好像并不是受到伤害后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而此时沈行知也看到,那些飞向女儿国的一缕缕纯净念头,就是从那颗只有神经元构成的大脑上飞出,而后那些携带着记忆的念头,又全部融入这颗奇特的大脑,点亮着上面的一个个神经元,让这个只有神经网络的人体看起来更加真实和生动。

    “陛下小心,尚不知这是何物,最好不要触碰。”沈行知连忙出言制止女儿国王,他还是比较谨慎的。

    然而女儿国王好像根本不在乎,她的手继续靠近那奇特的人形,同时回了沈行知一句:“没关系,我感觉她就是我!”

    “呃”沈行知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无权也没理由去强行阻止女儿国王的举动,只能运转玲珑大罗天,左手红尘一剑蓄势待发,右手随时准备斩出终极剑道·天下攻。

    当女儿国王的手触摸到那树状的神经网络时,那个代表着手掌的树形网络神经,竟然开始朝着女儿国王延伸,好像一下被女儿国王激活,那些神经网络开始融入女儿国王的身躯,好像真如她说的那样,这树形神经网络就是她自己。

    女儿国王与这神经网络融合的过程并不复杂,甚至也没有出现什么惊天动地的动静,只沈行知注意到,当这二则开始融合时,那些空白的念头不再出现飞向女儿国,而同时那些带着无数记忆的念头却瞬间出现了许多,好像一瞬间女儿国死了许多人。

    此时沈行知还不知道,女儿国的百姓已经在前一刻全部毫无征兆的死亡了,那一瞬间就好像这些百姓全部被断了电,无论在什么地方,也无论在干什么,都在同一时间倒地气绝。

    而这一切对三藏来说最为震撼,她的是周前一刻还围着女儿国的几个将军和一群女兵,这些都是随驾国王的,她们自然不会和高翠兰等人交谈,都围着三藏恨不得将三藏给就地正法了。

    “何方妖孽?还不快快现行?”三藏身子一弹,朝着四周大喊着,他无比的警惕可是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发现。

    高翠兰等人闻言也围了上来,只见西梁女国那数十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亡,周围却是连任何异常都没有。

    “警戒。”高翠兰早已不是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了,她常年在军中行事也是军中作风,一瞬间她想到的就是有强敌出现,立刻下令警戒。

    霎时间一片风声鹤唳,这些安西军女将背靠着背围成一圈,警惕着四面八方。

    此刻若有人进入西梁城,恐怕能直接把人吓死,因为此时城中已无一个活人,那些西梁女国百姓都在一瞬间死亡,无论她们生前身份地位有何不同,无论她们生前在做什么,都在哪一瞬间失去了生命。

    一缕缕念头从西梁城中飞起,全部朝着毒敌山而去,这些念头虽小,但是数量一多汇聚在一起也犹如江河一般浩浩荡荡。

    最后这些念头带着无数的记忆全部融入那由无数神经元组成的大脑中,变成了那个正在与女儿国王融合的奇特存在的一部分记忆。

    那奇特存在的其它部位都已经与女儿国王融合,现在就只剩下大脑部分还没有融合了,而女儿国王身上的气息也在开始不断的变化。

    沈行知看着女儿国王与那奇特的存在融合,而此时幽冥地府之中彻底沸腾了,因为崔府君手中的生死簿自己飞了起来,并且自己在快速的翻动,甚至整个地方都能听到生死簿翻动的哗哗声。

    轮回台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快速的转动,就连不久前才被沈行知送回来的十八道黄泉也在翻滚,好像是在欢呼雀跃。

    “是后土娘娘,是后土娘娘回来了,真是幽冥地府之幸啊!”崔府君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他变得无比激动,更是双手举过头顶,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幽冥地府众人见到崔府君如此,都跟着跪了下去,口中不断地呼喊着“恭迎后土娘娘归来!”这样的话。

    另一边女儿国王与那个奇特的存在已经在开始融合大脑部分了,而此时女儿国王也睁开了眼睛,她的双目中有无数的画面如走马灯般闪过,她的气质变得独一无二。

    以前的女儿国王高贵优雅,有一国之主的气概,可现在她比一国之主更加高贵,甚至超越了人间所有的帝王,就连曾经的大唐皇帝李世民都不如她。

    沈行知也见过三界至尊的玉帝,虽说曾经的玉帝徒有其表,但是那日紫薇逼宫时,还有后来以张虚圣身份出现在压龙城时,玉帝都配得上天庭之主的身份,但即便是此时的玉帝,在气质这一块依旧不如眼前的女儿国王。

    “你是后土娘娘?”忽然沈行知想到了一个人,他也直接就开口问了出来。

    此时女儿国王正在融合的最后关头,不过她还是回答了沈行知:“吾乃后土,皇天后土的后土。”

    很显然这是对沈行知猜测的肯定,这倒也能合理的解释女儿国的不同寻常。

    得到了答复,沈行知便没有再问什么,不是他没了问题,也不是他不想问,而是他在等后土真正的归来,等她与女儿国王彻底的融合。

    而随着后土转生归来,女儿国的那些百姓尸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就如冰雪融化一般。

    她们就好像只是一具具试验品,等到试验完成之后,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奇怪,女儿国王说起来也是不断分裂繁殖后的一具肉身,后土为什么要用这样一具肉身重生?”沈行知看出来了,女儿国王的气质虽然变化巨大,但她的肉身依旧是那凡俗之体,而且那是一具真正的人类身躯,甚至不如妖族强横,没有洪荒异种的天赋,更不要说与祖巫神魔相比了。

    终于后土在女儿国王身躯上重生归来,渐渐的她气息内敛,看起来和先前的女儿国王没什么两样。

    只是女儿国王身上那一套紧身的铠甲已经变了模样,变得没那么精致,也没那么显眼了,但是看起来更加古朴。

    忽然女儿国王或者说后土对着沈行知一笑,颇为玩味的说了一句:“真是没想到啊,吾苦苦追寻无数岁月的红尘之道,却让你捷足先登了,我的混元之机又没了”

    后土一脸的遗憾,不过她目光之中没有对沈行知的恨意,好像成就混元的机会对她来说没了也就没了。

    沈行知闻言暗自心惊,他没想到后土一直在参悟红尘道,如此说来自己确实捷足先登了。

    “晚辈对娘娘向来敬重,若娘娘有兴趣,晚辈可将与红尘道有关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分享给娘娘。”沈行知很郑重的说道,看样子他倒是没有丝毫作伪。

    后土闻言看向沈行知的目光越发和善,而后笑着说道:“吾才不要呢,若学了你的红尘道,那便是承了你的情,而且这可是师徒之情,吾一把年纪了,这面皮还是要的。”

    沈行知有些尴尬的一笑,他倒是没有考虑到这层因素,只是真心敬重后土。

    见沈行知有些尴尬,后土又是笑了笑,而后也有些认真的说道:“吾已经知道了你为地府所做的一切,你这人不错,吾看你挺顺眼的,因此吾决定回答你三个问题作为对你的奖励,无论是什么问题,只要吾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所以在提问之前你可要想好了!”

    后土大有深意的看着沈行知,这几句话可是让沈行知心中狂喜不已。

    不过沈行知接下来也做出了令后土都意外的举动,原本后土以为沈行知会深思熟虑后才提出问题,可对方竟然没怎么思考,看似很随意的就问了一个看起来也很随意的问题。

    “娘娘为何舍弃祖巫之身,要用这人族的身躯重生?”沈行知这个问题与他可谓毫无关系。

    按理说这个问题后土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回答,因为这个问题只与她个人有关,可面对沈行知这个看似随意的问题,后土却思量了片刻。

    过了一会她才意味深长的对着沈行知一笑,而后看似同样随意的答道:“因为人族虽然看似孱弱,但却是潜力最大,也最能适应环境的。毕竟在人族出现之前,洪荒世界有亿万种族,可偏偏连诸圣最后都选择了人族形态。要知道连诸圣之首的太上,也曾花费大力气谋取了一具人族之躯”

    m.Jia c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