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窜小说 > 玄幻小说 > 挂机三百年,我举世无敌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捷战连连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捷战连连

    m.jia Cuan.com暮霭沉沉,大河上下一片苍茫。

    在刀兵连绵的岁月,这正是晚号长鸣城堡关闭的时分。

    坐落在北岸的曾经的大秦城市却打开已经关闭的南门,又隆隆放下吊桥,放出了一队没有任何旗号的铁甲骑士。

    暮色苍茫中,这队人马越过山地,飞驰平原,在朦胧月色下从渡口摆渡熊河,上得南岸,便乘着月色星光,向苍茫大平原上的碧池城而来。

    碧池外北部三百里的碧池防线上

    竖着大明,大宋,大汉三面旗帜。

    三个国家各守一段城墙。

    由于大明人数不足,所以大明和大秦的军队一起守卫这座城墙。

    而在城墙之外三百里外,白起率领的二十万大秦骑兵和寒月帝国以及宾汉王国近百万的兵力相互僵持着。

    双方之间土地上的鲜血和死尸证明着刚刚这里已经发生了大战。

    战事已经结束。秋天的暮色中,蓝色衣甲的骑兵已经退到主战场之外的北部山头,大纛旗上的“寒月”字尚依稀可见。

    主战场南面的城墙下黑蒙蒙一片,黑色旗甲的兵团整肃地排列在“秦”字大纛旗下严阵以待,愤怒地望着南面山头的寒月大军,随时准备再次冲杀。

    北面山头的寒月大军,也重新聚集成步骑两阵,同样愤怒地望着南面城墙之下的秦军,同样准备随时冲杀。

    血红的晚霞在渐渐消退,双方就这样死死对峙着,既没有任何一方撤退,也没有任何一方冲杀,谷地主战场上的累累尸体和丢弃的辎重也没有任何一方争夺。

    就像两只猛虎的凝视对峙,谁也不能先行脱离战场。

    这是一次奇特的战争,没有胜负,两败俱伤。

    黑色军团由大秦上将军亲自统率,半日激战中凭借自己高超的军事指挥能力,击杀寒月帝国不下五万的军队。

    嫡子白化更是率领三百铁鹰,直突敌阵中心,虽然没有将敌人的将军斩杀,但是却给寒月帝国的大军造成了强大的士气杀伤力。

    按照此时的用兵规模和评价标准,这算是一场胜利了。

    但是却不是特别强大的胜利,因为这一次,大秦处于防守的一边。

    在城墙上,看着大秦铁骑和寒月帝国的军队拼命的厮杀,城墙之上大汉,大宋,大明的军队都想要一同出站。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寒月帝国的军队在士气低落之后非但没有溃散,反而拼命回卷,力图将大秦这二十万精锐全部吞掉。

    白起眼见长子白化的三百铁鹰陷入蓝色寒月大军的汪洋大海,情急之下,长剑挥动,亲自率领五千精锐骑兵冲入敌阵接应。

    两军会合,士气大盛。

    白化一马当先,率铁鹰冲出重围。白起断后阻击,眼见要脱离寒月帝国的包围,却看到一发冷箭突入起来。

    白起身边的侍卫见此连忙用自己的身躯进行阻挡,但这侍卫不过是仅仅只有化神修为,如何阻挡的了这半仙修为的一箭。

    于是白起被一支冷箭射中背心。

    白起痛彻心肺,一声低吼,几乎跌落马下。

    此时白化已经将跑到了城墙之下,见到自己的父亲被敌人偷袭,率军队反身杀回。

    而在这时,远在城内的大明大汉大宋军队也坐不住了。

    蓝玉率领一万关宁铁骑,岳飞率领三万岳家军,霍去病率领十万大汉龙旗,快速的加入到了战场当中。

    随着大军的加入,秦军在白化的率领率领下大举冲杀,一气将寒月帝国的百万大军杀退到三十里之外。

    回来再看自己的父亲,却发现正在城墙上啃着羊腿,笑着看向自己。

    白化这个时候知道了,父亲这是在给自己造势。

    乌云遮月,秋风萧瑟。

    秦军壁垒依然是军灯高挑,刁斗声声。

    对面山头的寒月军队也是篝火军灯,一片严密戒备,等着在明日的激战中夺回军旗。

    其实白化带着三百铁鹰擅自脱离大军,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他要将寒月帝国的军旗抢回来!

    寒月帝国军法:军旗战断,将士无罪;军旗被夺,三军大将并护卫兵士则一律死罪。

    如今自己家的军旗被对面的小国给抢了,这要是被其他帝国知道了,寒月帝国的威名将会当然无存。

    而这个统帅大人到时候也很有可能被剥夺。

    等统帅大人来了,自己这些将军定然没有任何的好果子吃

    此刻,不夺回自己的军旗,谁敢撤军?

    没错就是撤军,他们现在无论是军队的数量,还是质量都没有对面防守方的多,而此刻统帅大人率领的精锐还在后方,此刻还没有敢来。

    寒月帝国将军们判断,秦人好战,主将受伤后定然是恼羞成怒,来日一定会进行复仇大战,绝没有乘胜撤军返回城墙内的道理。

    今夜第一等大事是养精蓄锐,明日大战,才是真正的你死我活。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大秦的军队在此刻已经做好准备对他们进行夜袭了。

    果然,当寒月帝国军队熟睡之时。

    大秦大明大宋大汉的军队联合派出了一支五万人的军队。

    夜幕之下的江水如黑色巨蟒,蜿蜒向北,两岸深邃的山林中,隐约有夜枭惨叫之声,接着是一阵激烈的利箭破空声与金属碰撞声。

    皎洁的月光透过树林洒在林间雪地上,彻骨的寒意笼罩大地,林间不见一个活物。

    忽然,一片白光闪过林间。

    但见长枪如林,铁甲闪烁,一队精壮甲士皆衔枚不语,形若鬼魅,在林间穿行。

    地上丢弃着几具冰冷的尸体,各人身穿镶蓝甲胄,兀自双目圆睁。

    这些都是寒月帝国的精锐探子,刚才猫头鹰的叫声便是他们发出,这几个探子兵在数倍于己的明军夜不和大秦黑冰台的围攻下全部毙命。

    碧池城下前方不远,成群的马兵踏雪前行,一个人双马,甲胄精良,一看便是大明精兵的模样。

    一支哨骑从前方返回,向主将白化回报形势。

    没错,现在的主将还是白化,至于白起,现在想好好培养一番自己的儿子。

    ……

    月明星稀,澄澈,视野辽远,正北方向五里之外,寒月帝国和宾汉王国的大营清晰可见。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宾汉王国的大营和寒月帝国的大营居然是分开的。

    白化身后,五万精锐骑兵正朝着寒月帝国的大营赶来,白化此时才知道心头升起冲天豪气,是一种什么滋味。

    这虽然不是他第一次领兵,但是却是第一次领这么强大的军队。

    “寒月帝国,今日就先拿你开刀!”

    白化当然不是痴人说梦,虽然敌人有将近三十万,旁边的宾汉王国也有将近七十万的大军,他这次夜袭只带来五万人,却都是精锐战兵,其中包括:

    大秦精锐铁鹰一万,锐士一万,大明关宁铁骑一万,大宋岳家军一万,大汉龙骑一万。

    大汉将军卫青和大明将军蓝玉都自愿加入了夜袭行动。

    卫青率领的大汉龙旗军容严整。

    子时初刻,在黑夜中摸索了一个多时辰,白化率先抵达寒月帝国的大营的外围。

    大营周围寒月哨探和宾汉王国的探子已被前面的夜不收除掉,白化让众人就地休整,清点人数,两万大秦铁骑,虽然有十几个骑兵走散了,但是白化也不打算回去找,而是在两名夜不收带领下,登上大营周边一处高地。

    天黑路滑,沿途摔了两跤,好在夜不收熟悉地形,三人登上高地,寒月大营尽在眼底。

    白化在心中计划了一番,不由冷笑,父亲说过,凡是野地设营,都要探其地形,或守平野,或据险塞,或进退便利之处,牲畜水草方便。

    这寒月帝国的主将将大营设在山坳,临近江岸,处于洼地之中,如果能将江水引入,便是传说中的水淹七军了。

    “他们连胜多次,征战十余城,难免得意忘形,再者说,他们见我大军,以为我军丧胆,所以才敢如此托大,”

    “白将军,这敌人根本就不会守城!”

    从高地下来,白化令各人将来时乘坐的马匹换下,换成马力充沛的备用马匹,准备发动夜袭。

    白化望着眼前后金军大营,却是脸色不变,他走了一个多时辰夜路,此刻早已磨刀霍霍,正低声向周围骑兵筹划如何进攻。

    保护叫来夜不收的校尉,是一个西山籍的马兵,瘦削精干,跟随父亲多年,名字叫做林梓,外号小林子。

    “白将军,我们今日白天哨探,寒月帝国扎的是个车营,外边用战车、辎车、牛马车堆成一圈,营门口设置有拒马、陷马坑,营中具体情况,离得远,没有哨探得知。”

    ……

    数完匹战马高速冲锋,一往无前,马蹄如雷,大地微微震动。

    距离寒月大营还有百步左右时,嗖嗖几支冷箭从营中射出,前面一名骑兵被射中胸口,叮当声响,锁子甲挡住箭头,并无大碍。

    接着,营中传出几声惊恐不安的满语以及凌乱的鼓声,借着营门熊熊燃烧的篝火,隐约看清几个满脸惊慌的宾汉王国士兵身影。

    真没有想到寒月帝国居然连守营都交给他人。

    白化提枪指向眼前晃动的敌人,怒声咆哮:

    “杀敌!!”

    虽然寒月帝国的大营里面戒备归戒备,那是大军驻扎的必然形式,寒月帝国军营还是迅速淹没于无边无际的鼾声之中。

    另一个大门,

    看着眼前的军营,蓝玉亲自带着几个夜不收,顺利的将敌人斩杀,随后放开大门。

    这一回,出击的尽然都是骑兵,并且都是修为在金丹期的骑兵。

    要知道,金丹期在军队当中几乎都可以成为百夫长甚至是校尉了。

    而这一只五万人的军队,却尽然全是金丹期的修为,当然,元婴法相,甚至是化神修为的修士也不在少数。

    至于炼虚境界和渡劫修为则只有那么十几人。

    别看他们人数少,但是实力却是远远高于寒月的敌军。况且,他们此刻还在熟睡当中。

    这些寒月帝国的军队,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处于进攻的一方也会被进攻。

    虽然自己这一边只有三万骑兵,但是蓝玉却丝毫不怕!

    随着骑兵踏踏踏的声音,寒月帝国的几位将军清醒了过来。

    “不好!敌人来袭!”

    还没有他们彻底的反应过来,穿戴好自己的武器装备,大营里面就传出来惊震天地的嘶喊的声音。

    “杀啊!”

    随着五万骑兵的闯入,整个寒月帝国的军营乱做一团。

    两名贴身护卫冲进帐篷,不由分说一把就要抱住主将,把他往外拉,主将推开两人,怒道:

    “滚开!一群不知死活的低等人,赶来这里送死!擂鼓,召集军队,封住他们退路!”

    主将穿戴好铠甲,带着两名侍卫走出帐篷,周围战兵丝毫不显混乱,纷纷从大帐中走出,手执武器朝南边打量。

    只有些宾汉王国的士兵像没头苍蝇似得到处乱窜,嘴里喊着“敌军来了!敌军来了”的话语。

    寒月帝国的主将阴冷的注视着这些被吓傻了的宾汉士兵,这时大营南边升起漫天大火,远处山林中,也燃起熊熊大火,四面不断有起爆符爆炸声传来,大营陷入混乱。

    这时对面大营内火光冲天,无数顶帐篷被火点燃,无处不在的起爆符让人胆战心惊。

    宾汉王国在这里护卫的士卒如炸群马匹,在大营中四处狂奔。

    营门附近已经不见有士兵身影,蓝玉估计这些人都救火去了,于是他吹响口哨,召集大汉龙旗。

    “抵近营门,换轻箭朝北抛射!”

    “诸位,今日便让这寒月帝国之人知道,我大汉也不是无人,杀!”

    距离蓝玉等人几千米之外的大营之中,上百张起爆符散落在大营当中。

    一些五行修士修为的骑兵,将法术释放出来,到处都剧烈的爆炸!

    所谓爆裂法术就是火球术的升级版,威力比之火球术更加的强大。

    虽然没有火球术发射的准,他发射起来没有什么准头,所以通常都是爆裂的用于集中发射,给敌人造成杀伤。

    其飞行轨迹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就在白化和大秦铁骑冲刺的时候,

    一队寒月帝国的精锐军队,勉强披甲便冲出帐篷,手持顺刀、长枪之类的兵刃,与白化率领的大秦铁骑格杀。

    这个时候,个人的修为已经被大军轻松压制。

    这些人显然高估了自己战力,他们很快被大秦军队一个个杀死。

    白化策马躲过一支长枪刺杀,挥舞长刀将迎面而来的寒月强兵砍翻在地。

    那士兵体质颇为强悍,挣扎着想要站起,后面士兵纵马跟上,刺入后敌人的小腹,马速不减,骑枪将他高高挑起。

    再次摔落时,数万铁骑呼啸而过,那士兵便成了肉泥。

    白化用修为引动起爆符,对骑兵大声喊叫,命令他们把之前派发的起爆符都飞入帐篷。

    周围到处都是人叫马嘶声,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见他说话。

    那些宾汉王国驻扎在这里的士兵估计平日里被打骂过甚,精神高度压抑,在夜袭的刺激下,很多人精神都有些崩溃,在营中到处乱跑,发出些无意义的尖叫。

    白化用刀柄拍打马腹,灵马嘶鸣一声,喷出大团大团火焰,将面前的敌人全部焚烧殆尽,随后,加速朝前冲去。

    他们已突破营地南边,进入中军大营位置,周围抵抗的战兵开始增多,甚至还有寒月帝国的精锐,这些是边军中的精锐,此时也不急着攻击对手,而是就地组成战阵,朝这边步步逼近,看来是想吃掉白化他们。

    起爆符被扔进一个帐篷中,片刻之后,帐篷中传来一片惊叫声,那些来不及披甲的战兵,直接被火焰烧死。

    寒月帝国的主将和几位将军没有想到,这一直被自己打压的大秦军队竟敢会主动进攻自己,而且是夜袭。

    如果让他重新选择,他绝不会在这里扎营,这里周围高,中间低,地势完全不利于己方防守,也不能发挥骑兵的威力。

    敌军骑兵从上往下进攻,冲击更是无往不利。

    当白化率军队往下冲击时,一万多人气势如虹,隐隐有数万人夜袭的阵势。

    士兵们从南营门突破,开始往北突进,对面一些零星的寒月铁兵被他们杀死。

    白化隐隐有些不安,他心里清楚,凭自己这两万人,绝不是寒月帝国的对手。

    今日夜袭,杀伤敌军还在其次,最重要便是提升大秦和大明大宋还有大汉的士气,为即将到来的决战做好准备。

    就在此时,一队寒月帝国的精锐战兵正在集结,颇为凶悍,他们手持厚盾,还有一些长长的兵刃,尽管周围已是乱作一团,这些士兵却是从容不迫。

    白化心头一阵发紧:“真正的边军?”

    宾汉王国的士兵听见这话,连忙附和道:

    “是的嘞小将军,这些都是刚从北方支援过来的军队,他们都不怕死,可厉害得很,一个人可以打十个宾汉王国的士兵·····”

    看来局势发展和他所料的一样,寒月狗贼这么短时间内便发动了反击。

    “小将军,不要杀我!”

    白化眼闪过寒光,骑刀飞速刺出,宾汉王国的士兵才还没反应过来,脖颈便被刺了个对穿,嘴里发出呵呵声响,软软倒在地上。

    白化孙看也不看那尸体,招呼几个骑兵上前:

    “再叫几个人来,随老子去杀敌人主将!”

    两个士兵愣了片刻,他们都是悍勇之辈,早不看重生死,只是听白小将军这么说,两人感觉有些惊讶。

    刘白化看出他们心思,笑道:

    “后面几万敌人就要围上来了,咱们没有别的路,杀过去,从北门出去!”

    两名士兵齐声答应,立即调马去招呼其他人。

    此时火光四起,地面上到处都是受伤乱跑的宾汉士兵,寒月帝国的战兵和骑兵开始集结。

    身后骑兵们们刚才冲阵的地方,此时密密麻麻站满了寒月战兵,他们中至少有一半已经披甲,精良铠甲放射着冰冷的光泽。

    集中兵力斩杀这敌人的主将,即便不能宰了这狗崽子,也能乘乱逃出去。

    背后传来满语喊杀声,隆隆马蹄声,这些寒月帝国的精锐,刚刚掠夺过北阳省的各地,士气高涨,突然被秦国,这么一个小的王国夜袭,被法术和起爆符轰炸,有些人还被狂奔的宾汉王国士兵踩伤,他们心中如何不恼怒?

    此时各人无不想将这伙骑兵活捉,千刀万剐,以解心头之狠。

    白化身体微微颤抖,刚才血战时他只顾砍人,并不觉得恐怖,这时听到隆隆马蹄,才意识到寒月帝国真正实力,整个营地仿佛都在颤抖。

    父亲他们是如何依靠几万老弱病残,硬抗百倍的敌人啊!

    一万多骑兵排成严整阵列,千人一队,开始轮番向前冲锋。

    以排山倒海之势朝中军大帐冲去,一些未及躲闪开的士兵被马头撞倒,淹没在奔腾的马蹄中。

    一队精骑汇成黑色铁流,所向披靡。

    剩余人马徐徐撤出大营,只有蓝玉还在营门口和敌人搏杀。

    “蓝将军,撤!”

    白化大吼一声,与二十多个校尉负责殿后,用起爆符射向那些追上来的敌人。

    ……

    太阳初升,秋霜晶莹。

    被夜袭过后的寒月军队,开启清理战场。

    被人夜袭造成如此大的损失,此时的寒月主将决定先埋锅造饭饱餐一顿后,剩余的十万军队出营结阵,准备向秦军发起死战。

    按照规则和传统,秦军也应该结阵而出,双方同时向中央谷地开进,一箭之地时双方扎住阵脚,主将出马对话宣战,然后发动冲锋,决胜当场。

    今日事却颇为蹊跷,秦军营寨炊烟袅袅,战旗猎猎,却迟迟不见出营结阵。

    寒月帝国的主将虽是第一次带兵打仗,却自视极高。

    此刻他身披大红斗篷,在马上遥望秦军营寨,冷冷笑道:“再等半个时辰,让那些穷秦做一回饱死鬼!”

    半个时辰过去了,碧池城外的秦军营地还是没有动静。寒月主将举剑大喝:“我军已经仁至义尽,冲上山去,诛灭秦军,杀——”

    号声凄厉长鸣,寒月主将一马当先,蓝色铁骑潮水般卷上南面的破地,片刻间踏破了秦军营地的壁垒屏障。

    可是,所有的寒月大军的士卒都愣住了,怒吼和杀声骤然冻结,一片可怕的沉默。

    秦军营地空荡荡一无长物。土灶埋了,帐篷拔了,唯有枯黄的秋草和虚插的旗帜在萧瑟的秋风中摇曳。

    秦军唯一的弃物,是营寨边缘的旌旗和一堆堆湿柴浓烟。

    “不好!”

    “所有人快撤!”

    当他们发现大秦军队在这里面布满了火油的时候,就知道中计了!

    但是奈何后军不断的向前涌入,前面的人根本就无法从大秦的军阵当中退出来。

    碧池城上

    “白将军,真是大秦的福星啊!”

    岳飞看着身边的白起,心里面满是震惊。

    利用敌人的轻视,用连环计,给敌人设置出各种的计谋。

    如今恐怕自己这一边的军队损失还不到十万,而敌人,恐怕百万大军都不复存矣!

    白起不死,大秦不亡!

    m.Jia c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