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窜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武道从练拳开始 >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一打十二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一打十二

    m.jia Cuan.com路上,鬼爷目光深沉。

    关于高芸的要求,他不可能置之不理。

    毕竟她死鬼丈夫的家庭在大魏国中位高权重,若是怠慢了之后,他们也不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这么一来的话,那人的若出了岔子,爷的容器之事可就不好说了。

    该怎么决定?

    走到门口,鬼爷脚步一停,细细思索。

    想到新人陆沉这两场决斗的表现都是出乎预料,或许有惊喜也说不定。

    “倒是可以乘这机会试一试他的真正的实力。”

    鬼爷大步走了进去。

    再次进了这间特殊的牢房之中,他顿时觉得惊奇。

    这里面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具体哪里变得不一样,他有说不上来。

    一个个好像……变得更和谐了。

    之前那种彼此之间的争强好斗的氛围淡薄了许多。

    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他有些不解。

    不过现在不是深究这事的时候,鬼爷继续朝里面走去找到了陆沉。

    此时的陆沉趴在桌子上,正抱着一根硕大的羊腿,吃得津津有味。

    自从上一场决斗之后,高芸每日都会给送来新鲜的肉食。

    在多日的进补之下,他的身体越发的健壮起来,人也变得格外精神。

    陆沉这些天过得自认还算不错,在修为上都有很多的收获。

    其中重要的一点,他再次成功地攒够了一个能量点,并进行了提升。

    可惜这次用掉了一个能量点,只多点亮了一个要害穴,他修炼的极道轮回功仍旧停留在小成的状态。

    想来也不知道还要多少个能量点,他才能把这么功法提升至大成。

    有点任重而道远。

    听到鬼爷走进来的动静,陆沉一抬眼皮,把啃干净的骨头扔在了桌子上,吮吸了五个手指头上的油沫,问道:“鬼爷今天突然到这边有和贵干?”

    鬼爷听陆沉说话的语气已然不像是个奴隶,不禁心生不满,冷哼道:“你最近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托了鬼爷的福,还行。”陆沉拿起身旁一瓶酒道,对这鬼爷示意了一下,然后咕噜噜地喝了起来,眼神好似带着几分嚣张的样子。

    他隐隐觉得眼前这鬼爷好像不是他的对手了。

    如此他也没有故作姿态,当然怎么舒服怎么来。

    “过会儿有一场的决斗,你的。”

    “和谁打?”陆沉放下的酒坛,用脏兮兮的衣袖擦了擦嘴。

    “你和甲字房的所有人。”

    当鬼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大厅像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望向了这边。

    他们一个个的脸上陡然充满了肃杀气。

    鬼爷暗暗吃惊,他的眼没有瞎,这里的武奴竟都是被眼前这个年轻的男子给整合了。

    竞技场的这些武奴可不是生来就是奴隶,他们在进入竞技场之前也都是自由身,由于其他的一些问题被流放到了这里。

    天生就是不安分的人。

    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

    看来等这场比试结束,无论他是死是活,都不能让他在这儿。

    陆沉把鬼爷的话重复了一遍道:“你是说要我一个人跟甲子房的所有武奴打?”

    鬼爷没有说话,沉默地看着他。

    忽然,陆沉笑了,他捞起酒坛说道:“行啊!我想知道这是你们这边的想法,还是谁要求的?是竞技场让我打,还是高夫人让我打?如果是竞技场的要求,那我做武奴也没什么好说的,生死有命;要是高夫人的话,那我就想要跟她谈谈条件了。”

    咕噜噜。

    陆沉仰头饮酒。

    “是高夫人的要求。”鬼爷冷笑道:“想要跟她谈条件,你觉得她会答应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感觉她会答应。”

    “那是你的事了。一刻钟后准备出场吧。”鬼爷转过身去向外走去,所有人的目光都紧随他移动,让他如芒在背,一刻也不想在这儿待下去。

    “大哥。”

    房间中的三十五个武奴聚拢在一起,看向陆沉,脸色焦急。

    他们都听得出来,这场决斗对陆沉来说很不公平。

    个人武力的强大,可不代表着在群战之中还能讨得到巧。

    可他们的身份低微,面对这样的局面除了应战之外,也别无选择。

    “没事,正好这些天也闲得慌,可以活动活动筋骨,说不定还能给大家再捞一点好处。”

    陆沉将一坛酒饮个干净,放在桌子上,缓缓站了起来。

    拍了拍裤子上的褶皱,走出了大厅。

    楼外的阳光总是那样的璀璨。

    陆沉眯着眼睛,适应这种的剧烈的光线反差。

    他走向熟悉的竞技台外,面上无喜无悲。

    一走到熟悉的位置,他的眼神就扫向了南楼,在众人紧簇中看到了高芸。

    南楼上不止高芸一个人,还有其他一些女性。

    不过没有一个长得好看的,全部都被高丰腴的身姿给比了下去。

    他对着高芸喊话。

    趴在南楼上的高芸,见到陆沉内心笑道:‘不过十几天的时间,发现他的身体变得结实了不少,精神也好了很多啊。’

    “那就是姐姐养的武奴吗?果然长得好看啊,没有白来。”

    “他不仅长得好看,武力也强的很,过会儿大家可是要睁开眼睛,好好的看看。”

    有人在起哄,不断对高芸发出恭维之声。

    高芸面含微笑,把众人的恭维一一笑纳了。

    她转头看向陆沉,发现陆沉在说些什么,由于距离太远她有点听不清。

    高芸微微偏过头,喊来侍女丫鬟,说道:“去,看看他到底说了什么?”

    “是。”

    侍女很快就走了下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跑了回来,气喘吁吁地说道:“他说这次决斗的难度这么高,他要是活下来,需要夫人多加一点东西。”

    “什么?”

    “他说他要进补,需要大量的补品。他说夫人只有答应了这个条件,他才不会让夫人失望……”

    “嗯?”高芸好奇地说道:“还跟我谈起条件了。”

    “姐姐,你养的这个武奴好有个性啊,是什么来历?”

    “不是个叛乱诸侯的儿子而已。”高芸之前动用了一些关系查过陆沉,才得知他是镇北侯的儿子。

    镇北侯当年叛乱,满门抄斩。

    大魏皇帝念对镇守边疆有功,留下了一丝血脉。

    但这只不过是体现他自己的大度,一种收买人心的手段。

    这最后一丝血脉兜兜转转还是送到了竞技场中,与杀了并无区别。

    关于这点,高芸也不愿给这些小姐妹们讲得过深。

    她袖子一挥,对侍女努力吩咐着说道:“你去告诉他,他要求我准了,不仅如此,我还送他一个特殊的礼物。”

    说道这里的时候,高芸的眼神中带着浓情妩媚。

    侍女又急忙跑出传话。

    陆沉见高夫人答应了他的要求,不禁有些畅怀。

    看来,下一批物资又到手了啊。

    他的能量点提升有望了。

    陆沉看了高夫人一眼,然后自信地走上了竞技场。

    在他的对面,有十二个武奴相继走出。

    当这十二人一同出现在竞技台上之后,所有前来观看的众多观众都沸腾了。

    “天啊,我看了什么!拓跋仲民、曹向平、谢擎……他们都上场了。”

    “这可都是甲子房的名人啊。”

    “他这边不会是一个人群挑这么多武奴吧?”

    “什么!!!”

    “是真的一对多。”

    在确切的决斗信息释放出来之后,现场一片哗然。

    一些看了许多决斗人,都忍不住发出惊讶的叫声。

    他们看了这么多年的决斗,从来没有哪一场会是这样的局面,如此的匪夷所思。

    现场顿时陷入了激烈的讨论。

    “双拳难敌六手,更何况这些人都身经百战的好手,这个必须肯定会输。”

    “我觉得竞技场把他单独拎出来,必有深意,应该是要捧他,所以我要买甲子房的人。”

    有人持反对意见:“我看过这个新人的比赛,他的实力很强,在他身上我发现了蓬勃的生命力,与其他的武奴都不一样。这一场决斗搞不好会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但是他的这个观点一提出就受到所有人群嘲。

    在现场的众多非议之中,陆沉开始动了。

    他抬起了头看向了眼前十二个男性武师。

    这十二个人,高矮胖瘦个有不同。

    每一个都不是弱者,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很有实力。

    一对十二。

    这个差距不小啊。

    陆沉向着十二人走了过去。

    十二人中有一对双胞胎相视一眼,决定先下手为强。

    在决斗正式开始之后,两人就一左一右第一时间冲了出去,直扑陆沉的所在。

    两人犹如猎豹一般,几个呼吸之间就冲到了陆沉的面前。

    一个冲天而起,对着陆沉的额头一个鞭腿就凌空抽了下去。

    另外一个则微微弓起了身子,抱着脸对着陆沉的小腹攻了过去。

    那是武师的丹田所在,要是受到重创,一身修为怕是废了都有可能。

    这对双胞兄弟不是个善茬。

    眼看着两人冲来,陆沉依旧站在原地未曾行动。

    如此托大的行为让现场的很多人都不禁摇头,发出一片片的叹息声。

    “本来场上形势就不利,还这般轻敌,看来其他十位武奴都不用动手了,这两位就够了。”

    不禁是看台上的普通观众,就是在南楼上的高芸见到这一幕,也不禁是眉头紧皱。

    从他之前的表现来看,无论是对怎样的对手,都没有这般的大意过。

    要是被这两人打伤,那么接下来的十个人就更不用考虑了,不会有翻盘的余地。

    他到底在搞什么?

    高芸的脸上出现了不满的表情。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陆沉要吃大亏的时候,陆沉动了。

    骤然之间,他的两条手臂迅速探出,快若雷霆,左手准确地抓住了一个脚踝,右手则抓住了一个手腕。

    只见陆沉左手猛地往下一拽,狠狠就上面的武奴砸向了地面,准确无误地砸在了另外一个武奴身上。

    他就像是在抡大锤子,力量又沉又稳。

    双胞两人被陆沉这么一手给打得措手不及,眼冒金星。

    陆沉的眼底闪过一丝杀意,他占据一招先机之后,脚尖朝前,一脚蹬出,狠狠踢在对方的丹田之上。

    隐隐之间,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两声碎裂的闷响。

    那是双胞胎的丹田,被陆沉一脚踢碎了。

    这对双胞胎一口鲜血诈喷了出来,浑身无力地瘫软在了地上,像是被抽了筋的龙虾,再也支棱不起来。

    “你……”

    兄弟两人一手捂着小腹,身子不断在发抖。

    他们发现全身上下提不上来一丝的力气,昔日苦练的功法一朝废去,两人都难以接受,面如死灰。

    陆沉从两人身上跨过,动作轻描淡写。

    他们都已是废人了,杀不杀都是一个样子,不值得他再动手。

    在南楼上的高夫人见此,脸上的冰雪化作了春水,露出丝丝笑意。

    还好,这么多人在场,没有丢她的脸。

    关于陆沉这个声名鹊起的新人,十个武奴早有耳闻。

    虽然很强,但他们十二人出手想必也是胜券在握的,可没想到的是一个照面他们就折损了两人。

    诸人的脸上,表情没由来的变得凝重了起来。

    当下也不再犹豫,他们一同向陆沉冲了过去。

    “我叫谢擎,特来取……”名叫谢擎的武奴话还没有说完,一只大手就抓住了他的脸,将他高高带起。

    在他恐惧的目光中,对方的手臂上的精晶一颗颗的亮起,宛若星辰。

    他的头感到剧烈的疼痛:“啊!”

    一股黑白之物迸溅而出。

    谢擎的脑袋直接被陆沉捏爆了。

    方才陆沉一口气将新点亮的六个穴道,连同其他穴位的精晶一同调用,让他的实力猛涨了一大截。

    极道轮回功在武道作弊器的改善之下,所带来的力量强大得令人难以想象。

    这才是极道轮回功打开的正确方式。

    陆沉舔了舔嘴唇的血液,脸色癫狂,看得其余九人心头一颤。

    刚才是怎么回事?

    为何他会突然消失冲到了那边。

    陆沉邪魅一笑,对着他们说出奇怪的话:“你们学得都是什么粗糙功法,呵,今天我就让你们看看未来的武学会是个什么样子。”

    话音一落,陆沉全身的精晶一同亮起,将他衬托得圣洁无比。

    m.Jia c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