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窜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平妖司苟成绝世高人了 > 正文 283,大会开始
    m.jia Cuan.com“白疯子,你的消息到底靠不靠谱啊!你确定州主使者是今天到?你看这都什么时辰了,再有两个钟头太阳都快下山了,使者大人怎么还没到啊。”

    “呵呵,童莽夫;我又没叫你在这里和我一起等,你大可以回去啊;又没人强迫你。”

    “老子不回去,我怕到时候有些小人在我背后向使者大人告黑状;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背上一口黑锅。”

    “哼,不想走就别在这里抱怨叹气,影响老夫心情,晦气。”

    “切老子才不想和你磨什么嘴皮子,你说有不有可能使者大人悄悄早就进城了;我俩难道就这样在这里干等。”

    “瞎了你的狗眼,你看那不是来了嘛!”

    童战顺着白风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队带甲士兵簇拥着一位身穿黑衣锦袍的男子骑马向重楼府这边慢慢走来。

    “走,去迎接一下。”

    ······

    “下官重楼府府尹——白风。”

    “下官重楼府无畏军统领——童战。”

    “恭迎使者大人大驾光临。”

    身处士兵包围中心的高瘦黑衣男子拉动缰绳慢悠悠的走上前,一双阴翳的狭窄双眼扫视着白风、童战二人,半响后开口就是一股狠戾的语气质问道。

    “平妖司的人呢?他们为什么没来。”

    白风与童战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在眼中看出了这位使者来者不善,看起来极其不好打交道啊!

    白风犹豫了片刻,弯腰拱手行礼回答道:“回使者大人,那个···平妖司不归我府尹府管,而且按理说平妖司司主安阳与我同级,下官无权指挥平妖司。”

    “哦,是吗?看来州主大人说的没错啊!你白府尹就是一个废物,自己经营了多年的地盘,拿一个刚冒出来没几个月的平妖司都没有办法,看来这重楼府的主人该换一换了。”

    “下官无能,请使者大人恕罪。”

    “你俩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我将接管重楼府的一切事务,直到你俩配合我查清渡道主劫那人的底细,我叫曹幽山;以后,你俩就听从我的指令。”

    白风、童战看着对方犹豫了一阵,最后无奈的半跪拱手行下属礼。

    曹幽山不屑的冷哼一声,凌空抽响一记马鞭喝道:“前面带路,去平妖司;我倒要看看,这平妖司有多大能耐;不听话的,我不介意帮他们换个人来当那什么狗屁司主。”

    白风、童战两人全程老实听话,没有任何反抗之心;形势比人强,这位曹幽山可不是他俩能打得过的;当然,如果他俩有造反之心,大可让十万无畏军结阵耗死这个曹幽山,可他俩是没有这个胆量的;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听话吧!

    而此时的平妖司府内,在整个重楼府管辖范围内的所有县城的平妖司司主都差不多聚齐了;那些没来了,应该是永远来不了了。

    宋易才发现原来做司主也是一个高危职业啊!整个重楼府一共三十六个县城,可宋易仔细数了数,现在在这里的司主也就只有二十七个。

    这也就是说,在平妖司成立不过半年多的时间里,就已经有九个县的司主死于非命了;宋易就知道当初的安宁县完全变成了一座空县,所有人都死的干干净净了;那安宁县的司主也没能幸免于难。

    “这安阳老头也是抠搜的很啊!不招待吃的也就算了吧!他连一条凳子都都舍不得发一根来坐难道要所有人都这样干巴巴的站在这里听他巴拉巴拉的啰嗦吗?”

    这是花广潜的抱怨,他环视了四周一圈,然后吐槽道:“这些人有病吗?那么些人挤在一起不嫌味儿大吗?

    是的,宋易一群人被孤立了,在本不算宽敞的院子里,宋易几人就占据了一半的场地,他们四周没有一个人靠近,其他二十三个司主带着自己的下属挤在另外半边院子里;场面看起来有些诡异。”

    宋易几人受到道主的馈赠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但真正让他们躲的远远的是因为宋易虐杀柳若若,一拳打死柳富贵;然后在大道法则空间里灭杀上百争夺大道本源的武者和术士;在他们眼中,宋易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嗜血魔鬼;有变态杀人狂的嫌疑。

    当然,宋易是不知道他们的想法的;否则知道他们这么想自己的宋易还真的会忍不住动手清理掉他们,这些人是有什么大病吧!被迫害妄想症?

    在漫长的等待中,安阳终于慢悠悠的走出来了。

    安阳伸出双手虚按,示意人群安静;嘈杂的院子瞬间变得落针可闻。

    “首先本官感谢各位幸苦从各地赶来,想必大家都很疑惑我这次召集大家的目的;我也不兜圈子了,之前我曾派巡察使钱武寒和银牌捕快王权都知会过各位了,这次召集大家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商量如何扩大我们平妖司在各县的势力,同时扫清各位地盘上的妖魔鬼怪。”

    “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当今人皇陛下十分器重我们平妖司,可以说我们平妖司就是直属人皇陛下的一柄利剑;为君排忧解难就是我们的职责;所以这次就是希望诸位广集意见,争取规划好我们平妖司未来的发展方向。”

    当安阳一口气说完这么多后,院子里所有人鸦雀无声,没人愿意做那个出头鸟;谁也不傻,这个时候谁先提建议,那么他就得冲在最前面。

    除魔灭妖,那可是要提着脑袋去拼命的活;这里各县的平妖司司主大多数都是半路加入平妖司的,之前混迹江湖的时候那个不是老油条;有好处他们冲的比谁都快,但要他们提着脑袋去拼命;任谁都要掂量掂量划不划算。

    说实话,这些人都是奔着当官捞好处去的;真要逼他们像一只军队那样去拼命,估计他们能立马撂挑子跑路。

    安阳当然知道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这个想法,但他们真以为人皇的便宜那么好占吗?上了这船,像下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所有人沉默不语,那没办法了,安阳只能下命令强行让这些人去做事情了;反正他得到的命令是,每个县的司主每月都要灭杀一头妖魔鬼怪作为业绩考核,当然这是有奖励的;但如果有谁完不成,那惩罚也却对会让他们终身难忘。

    如果谁敢撂挑子不干,他们真当自己是吃素的吗?

    就当安阳想将这个方案说出来是,院子上空突然狠狠落下一个黑影,轰的一声将院子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烟尘散去,深坑里露出了一个黑衣高瘦的男人。

    m.Jia c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