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窜小说 > 科幻小说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平凡苦难更疼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八章 平凡苦难更疼

    m.jia Cuan.com某一天,陆羽没了工作,上司辞退他的理由是工作态度不积极,也是,陆羽整天浑浑噩噩,目光无神,经常性发呆,谁会愿意留他?

    没了工作的陆羽会在下午去公园坐,下午的阳光很暖,似乎他坐在阳光下,就能心中安静,可是多少年了,从未安心过。

    后来,父母给陆羽安排了结婚对象,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结婚也只是凑合过日子。

    婚后生活很平凡,哪怕妻子再怎么真心付出,陆羽都像个木头一样无动于衷,并且陆羽每晚都不愿意同房,一年又一年的无子,导致妻子的怨言越来越深,终于在一天夜晚,妻子在水里掺了药,想要用极端的方式让陆羽屈服。

    然而陆羽没有,反而疯狂喝水,然后催吐,把七八成药都吐了出来,那一晚的客厅极其骇人,满地都是陆羽吐出的水,到最后,胃里没东西,陆羽光吐胆汁。

    望着不断扣嗓子眼吐胆汁的陆羽,妻子彻底绝望了,第二天就拉着陆羽去办了离婚证,陆羽重新回归单身,这时候的他已经三十多岁。

    父母已经老去,妻子离开,没有朋友的陆羽重新陷入浑浑噩噩的生活,继续着混一天是一天的日子。

    “啊……”陆羽在某天黄昏夕阳中的公园长椅上,长长叹了口气:“这辈子,让我缓一缓吧,缓一缓……”

    后来某天,前妻住院了,检查结果是胰腺癌,并且已经进入晚期,治疗费用是天价,并且只能延迟死亡日期,无法根治。

    自从离婚,前妻始终没有再嫁,这次得癌症,她仅有的娘家人也绝望了,几天几夜地彻夜无眠之后,最终决定放弃。

    然而陆羽却突然出现,带着自己卖了房卖了车,再加上攒了半辈子的三十万块钱,拒绝所有人劝说,毅然决然投入到前妻的化疗中。

    那一天,前妻哭成泪人。

    她质问陆羽:“为什么在一起的时候,你跟个没感情的木头一样,选择却这样做,你让我死了怎么安心啊,你要我魂啊……”

    陆羽没说什么,满脸胡渣,沉默中陪了前妻人生中最后一段路,钱花光了,前妻被癌症折磨得形如骷髅。

    “我去卖肾。”

    陆羽没说什么,只是扔下这句话就消失了,两天后,他一手捂着腰侧,一手提着十万块钱出现在,又是沉默着将钱交到了医院收费处。

    所有人都为陆羽感动了。

    而前妻却是心疼哭喊:“别治了,真的别治了,就让我死了吧,真的别治了,我死了就好了,我也熬不住了……”

    陆羽没说什么,只是默默陪伴。

    后来,入秋的那一天,前妻没能抗住病魔,死在了化疗的病床上,闭上了眼,被送进了太平间。

    那一晚,陆羽在太平间外坐了一夜。

    没有流泪,只是抽干了两盒烟。

    那晚,前妻的朋友问陆羽:“为什么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不珍惜,反倒这个时候这么拼命付出?”

    陆羽默默抽完一根烟,有气无力道:“因为我也愧疚于她,她跟我结婚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这场婚姻没有结局,是我对不起她,都是我的问题……”

    前妻死后,陆羽彻底孤单。

    他时常会在大街上呆住,一站就是一下午,很多人都以为他因为卖肾,而提前得了老年痴呆症。

    于是有好心人给陆羽做了一个挂牌,上面写着陆羽的家庭住址,父母的联系方式,让陆羽挂在胸前,陆羽也就挂在胸前。

    后来的日子里,公园里时常会出现一个奇怪的中年男人,那人胸前挂着巨大挂牌,坐在椅子上就是一整天。

    陆羽穷了,越来越穷了。

    他那只够蜷缩的租房,也没钱交租被房东赶了出来,流落街头,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饱肚子。

    有天,有个一家三口路过公园,孩子给了陆羽一块面包,还说:“叔叔,你是不是饿了,这块面包给你,不用还我的。”

    孩子的笑,也让陆羽笑了。

    陆羽目送一家三口离开,默默吃了一半面包,揣着另一半面包去了自己的住的地方,现在他回到了老父母家中,做着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

    就连老父亲也恨铁不成钢地经常骂陆羽:“你就混吃等死吧,你前妻在的时候你不珍惜,快不行了你卖肾去治,我看你是真的疯了,我给你找了个扫大街的活,不管愿不愿意,明天都给我去!”

    后来,陆羽就去扫大街了。

    只不过与常人不同。

    他能从白天扫到黑夜,又从黑夜扫到白天,仿佛不知疲倦,哪怕地面已经干干净净,他还是在扫,后来他说:“地面干净了,可我总想让它更干净一点,干净比较舒服……”

    日子浑浑噩噩过去,陆羽慢慢腰弯了,腿不利落了,忽然有一天,他这具身体的父母车祸进了医院,情况很危急,家里的钱用完了还不够,于是他就去卖血换钱。

    一次又一次卖血,陆羽渐渐瘦成了一副骷颅模样,直到有一天他又拿着卖血的钱进了医院,撑不住昏迷在医院,宛若瘟疫源头,人人避恐不及,最后是个老医生看不下去给他喂了点葡萄糖才醒过来。

    陆羽没多说什么,只是将卖血钱给了收费台,回到病房又去照顾老父母,那一天,常年骂他没出息的老父亲回光返照般睁开眼,没说什么,只是拉着他无声流泪。

    后来的日子,陆羽卖血撑不住了,在家里破破烂烂的床上躺了两天才恢复一点精神,等他再去医院时,接到亲友死亡通知,两天没有后续治疗费,他的老父母全死了,死在病房里。

    那一天,陆羽坐在医院大门口很久,老医生过来安慰他:“医院就是这样,你父母只有你一个直系家属,两天没有后续治疗费,医院只能停止继续治疗,等你来付医疗费,可谁想到……头一天晚上你父母就撑不住了。”

    “等我们发现时,已经……”

    医院的冷气很足,吹得陆羽瑟瑟发抖,忽然天空飘起雪花,陆羽抬头望着雪漫人间,嘴角扯起一抹凄凉笑意。

    本以为,这一生平平淡淡渡过,就不会经历苦难,就能让自己缓一缓,没想到……平凡中的苦难更疼,好疼好疼。

    m.Jia cuan.com